原標題:我省將在中心城區構建“15分鐘養老服務圈”

  白天去社區會老友晚上回家住享天倫

  來源:黑龍江日報

  疫情之前的河柏社區養老服務站每天都迎來很多社區老人,社區養老服務站為他們提供健康、科普等趣味課程,開展一些集體遊戲活動,日間照料進行一些康復訓練、醫療服務等,中午,老人們在這裏的老年食堂用餐。

  □本報記者劉劍

  9月21日是世界阿爾茨海默病日,也被稱為世界老年痴呆日。這一天對許多有這樣患者的家庭也許是一種慰藉,但一提到已經患病的母親應該選擇哪種養老方式,如何安度晚年,哈爾濱市民高先生就顯得格外犯愁。

  他最近才發現自己的母親患上了老年痴呆症。鄰居告訴高先生,自己在市場碰到老人幾次,老人都是茫然地站在路口,不知道哪裏是回家的路,幸好每次都是過了一會老人自己能緩過神來,認出了鄰居,也知道家在哪了。高先生帶母親去看了醫生,老人被確診為老年痴呆症,只是還處於比較輕的階段。為此,老人的晚年該選擇哪種養老方式不得不被這個家庭迅速提上日程。

  患者心聲

  牴觸“離開兒女”的養老院模式

  高先生的母親徐慧珍(化名)這幾天格外想念已經過世的老伴,她很想給孩子打個電話,尋求一些安慰。可老人擔心地説:“上班時給他打電話,影響他工作;中午打電話,影響他午休;晚上想找兒子嘮叨一下,兒子又累一天了,不忍心再打擾他。”最終老人這個電話沒有撥出去。高先生得知這些感到很心酸。

  實際上,這種糾結反覆的情緒在很多老人內心都經常出現,很多上班族根本沒有時間去悉心照顧、陪伴自己的父母,顯而易見,依靠孩子養老早已成為現代社會老人的晚年奢望,很多老人似乎都在無奈“靜等”自己養老院時代的到來。

  徐慧珍老人説自己打心底裏不願意去養老院養老,“去養老院讓我感到很悲涼,又不是沒有孩子,又好像是自己孩子很不孝順,而我並沒有這種情況啊。我也經常聽説,很多已經住進養老院的老人對養老院的印象是,一羣老人整天面面相覷,一會這個病了,一會那個摔了,總之呆久了心情很壓抑。每當聽到這些,我都感到很揪心,擔心自己有一天也被孩子送去養老院。”在她看來,長時間不能和孩子團聚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可不去養老院養老又能去哪呢?”徐慧珍老人經常這麼反問自己。“我快80了,已經開始經常忘事,現在還能勉強自理,不能自理時咋辦?孩子又不能天天照顧我,也只能去養老院。”不情願的老人選擇向現實低頭,認定養老院是她的唯一出路,畢竟自己不想難為兒女,不忍為他們多添負擔。

  幾天時間,記者在街上也隨機採訪了100餘位老年人,僅有12位老人表示不牴觸養老院養老,這些老人大都是空巢老人;絕大多數老人表示,可以接受養老院養老,但不希望這是唯一的方式,尤其是非空巢的高齡、患病老人普遍希望有更好的養老方式,比如離家近、離孩子近。很多老人都與患病的徐慧珍一樣,認為無論怎樣,都得權衡整個家庭的利弊,晚年到養老院養老似乎是他們唯一理性的選擇。

  家屬期盼

  “離家近”“有醫療”是首選

  高先生告訴記者,他一家的生活節奏是,夫妻倆忙工作、忙孩子,孩子忙學習、忙補課,白天獨自在家的老人怎麼辦?只要老人出門,一旦發病,走失的可能性很大。為此,高先生十分痛苦,自己沒條件天天陪伴、照顧自己的母親,可生活畢竟還得繼續。

  高先生分析:“現在要不請專業護工,要不就得去具備護理服務的養老院,一方面經濟上負擔會很重,另一方面作為兒女把老人送出去照顧也很不放心。況且,又趕上今年的疫情,一切解決的方法都變得更難實現。我們最希望的就是離家近的養老,比如社區能為我們提供一些看護和醫療服務,這樣,我和愛人能經常伸上手,母親又實際上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精神上也會很愉悦,利於老人疾病的恢復。”

  高先生家的情況雖然有些特殊,但這份養老需求並不特殊。記者隨機採訪的百餘位老人當中,幾乎全部首選具備醫護服務的社區居家養老。專業人士介紹,社區養老模式的特點在於能讓老人住在自己家裏或是在離家很近的社區,在繼續得到家人照顧的同時,由社區有關服務機構和人士為老人提供上門服務或託老服務,尤其是具備了醫療服務和老年食堂。記者在採訪調查中很明顯地感受到,具備這兩項服務且離家又近的社區養老方式格外受到青睞。

  社區養老

  2022年全省每個街道都得有

  哈爾濱市康安街道河柏社區是一家社區居家養老開展得不錯的社區。該小區60歲以上老人從2014年的789人增加至現在2000餘人,“養老”顯然是這個社區的熱門話題。社區李主任介紹,老年人數增長速度這麼快的主要原因是很多住在外地的父母前來投奔住在本社區的兒女。其實,這種情況在全市比較普遍。

  據介紹,疫情之前,採取政府主導、第三方運營的該社區居家養老服務模式開展得有聲有色,社區很多老人每天一大早就來到這裏,上午學習例如“如何使用智能手機”“健康科普”等課程;中午在這裏的老年食堂用餐;下午做一些集體遊戲活動,或接受一些醫療服務和康復訓練;晚上回家和兒孫團聚。雖然受疫情影響,社區不得不暫停了一段時間,但近期他們又準備開始恢復啓動這種養老服務模式。

  記者從省民政部門瞭解到,目前,我省哈爾濱、雙鴨山等六個城市成為了全國社區居家養老試點城市,對全省社區居家養老模式的建設和發展都起到了牽動推廣、引領示範的作用。社區居家養老包括日間照料中心、居家養老服務站點,現在,哈爾濱市主城區雖然還做不到每個社區都具備,但這樣的社區機構已經較為普遍,近年來也一直在不斷建設完善。

  顯然,這種具備日間照料、醫療服務和午間配餐的社區養老模式完全可以滿足高先生對其患病母親的養老訴求,“過有親情陪伴、有尊嚴的晚年生活”,這似乎是所有面臨養老選擇的老年人的心聲。有業內人士介紹,國家養老政策也正是從老人的精神需求出發,重點加強基層養老服務建設,以社區為單位建設新型的養老服務體系。養老院養老早已不是唯一,現代養老已經從以往養老院為主的長期照護模式轉向以社區養老、居家養老為主的多元化服務。

  省民政廳養老服務處相關負責人介紹説,根據我省關於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相關實施意見規定,我省已將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設施建設納入城鄉社區配套用房建設範圍,結合老舊小區改造等城鎮建設工程,推進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設施新建和補建。新建住宅小區按每百户20至30平方米配套建設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用房,對具備條件的已建成小區按每百户15至20平方米的標準,通過政府回購、租賃、改造等方式因地制宜補足養老設施。我省也將發展多種模式的城市社區養老服務,加快完成社區嵌入式養老服務設施布點,儲備建設社區類普惠養老項目,在中心城區構建“15分鐘養老服務圈”。目標到2022年,力爭所有街道至少建有一個具備綜合功能的社區養老服務機構,社區日間照料機構覆蓋率達到90%以上。